华夏彩灯网

自贡仲权“彩灯小镇”发现“天灯碑”

华夏彩灯网 http://www.caideng888.com 2018-05-23 23:18 出处:网络 编辑:@华夏彩灯网
《南华宫敬设万年天灯记》石碑拓本。 碑文第一句“天灯之设昉自汉唐而万年之称……”

《南华宫敬设万年天灯记》石碑拓本。

碑文第一句“天灯之设昉自汉唐而万年之称……”

5月18日上午,20余名彩灯、文物、井盐历史、古碑帖方面的专家学者,匆匆走进自贡市自流井区仲权镇南华宫遗址。他们在几块石碑前驻足查看良久,研究仲权镇刚刚发现的“天灯碑”。

20多天前,自流井区振兴乡村历史文化社会考察组在仲权镇考察中,从9块嘉庆年间的石碑上发现了关于当地天灯会的记述。这次发现,或将自贡彩灯历史推至更为久远的汉唐年代,系自贡彩灯文物历史记载上的重大发现。

发现猪圈石碑中惊现“天灯”两字

4月22日,考察组第一次来到仲权镇走访考察,希望能发现与彩灯文化有关的史迹。“我们冒雨在镇上走访了很久,都没有收获。于是大家从万寿宫下来,赶往卢德铭烈士的故居竹元村。”考察组联络员杨司扬说。

“虽然很累了,但我们还是到村中各处拜访老人,希望能发现一点线索。”本次考察活动的牵头人、自贡市策划院院长曹念介绍,拜访过程中一位老人提起,南华宫有几块石碑,不知道上面记载了些什么。

考察组一听,便马不停蹄地赶往南华宫。这里的古建筑已经破败,现为几户居民的住家所在。大家没想到石碑所在处,竟是一座猪圈,里面又脏又破。由于石碑上的泥垢太多,看不清碑文字迹,于是赶紧找来清水清洗。

“用水将泥垢泡胀,然后轻轻擦洗,这个过程就花了几个小时。等能看得清字迹时,我走上前一瞧,映入眼帘的两个字就是"天灯"。”说起这个惊人的发现,考察组成员掩饰不住喜悦的心情,连忙用手机电筒照亮碑文,阅读下去。

这块碑的题记叫做《南华宫敬设万年天灯记》,第一句碑文就记载“天灯之设昉自汉唐而万年之称……”这块碑正是后来被标注的7号碑,高1.9米,宽1.1米。其余石碑的高度均在1.9米,宽在0.75米至1.1米之间。

在深入考察后得知,过去仲权镇有五宫四庙,如今除万寿宫、南华宫以外,其余均已毁损。就是在南华宫已经望不见正殿、檐顶的宫墙遗址里,这9块被埋没了数百年的石碑,终于重见天日。而上面记载的碑文,或将改写自贡彩灯历史。

考证仲权镇举办天灯会或从汉唐开始“碑文记载了天灯会的起源时间、举办原因和灯彩盛况,也记载了当年天灯会的辉煌场景。后来我们又发现了3块石碑,一块专门记述天灯会盛况,一块记载了修建南华宫的原因,还有一块是当年起会的记事碑。”考察组负责人说,24日,我们邀请了更多文物、碑文专家,将碑文完整地拓下。

此后,在走廊里又发现几块石碑,上面刻着“火树银花”的碑文字样。碑文的第一行记载:“……火树银花辉煌通夕,其他朔望之日……”。考察组负责人解释,“朔望之日”即是每月十四、十五、十六……第六行还记载:“……灿烂于通衢家庙四时佛像光明于天……”意即这样的灿烂天灯照耀石佛,像光明在上天一样。而上文的“通夕”,指的则是一直亮通到半夜的意思。短短几句文字,便可看出当年的南华宫,灯彩活动是怎样的宏大辉煌。

考察组负责人解释,记载明确了三个问题。第一,在仲权镇举办天灯会是自汉唐年代流传下来的。第二,办天灯会是庆贺上元佳节(元宵节)的方式。第三,这些灯彩活动的盛况非常辉煌、喜庆。立碑后的时间显示,是“嘉庆甲子年”(1804年),南华宫改建之时。

“此前,在铁山古道上发现的几块天灯会碑,都没有这次发现记录得时间早,描述也没那么详细。”考察组负责人介绍,荣县大才寨发现的“天灯碑”、贡井发现的“五皇庙灯会碑”更在之后了,这些碑描述灯会的文字非常少。而仲权镇碑上记载灯会作为地区独特的节日时间,在铁山古道历史发展的佐证下,或可推至汉唐年代,是目前发现最早的记载描述。

复原南华宫天灯会盛况空前

考察组在走访当地居民时,也了解到当年仲权镇天灯会的盛况——天灯会以南华宫为主体,以天后宫、禹王宫、万寿宫、文昌宫、八弓丘庙,上大路、下大路、老街、马房街、银匠铺、铁匠铺等的灯组构成。各宫负责各宫的灯,沿街商店、匠铺也自制灯——走马灯、花灯、八角灯、方形灯、圆灯笼各显能事、不甘落后,大家以南华宫最高处的宫灯为路灯信号。

考察组专家辜义陶介绍,南华宫天灯会请高僧,沐浴焚香、供奉三牲。等时辰一到,华灯每杆18盏,共计36杆,一齐点亮升高,一时间整个仲权镇火树银花、亮如白昼。天灯点燃之后,从街头到街尾,开始耍狮子龙灯、踩高跷和划旱船表演。“那时还有舞火龙的,都是粗壮汉子,上身赤裸,下身穿着彩裤,舞着一条长长的龙。在有钱人的商铺门面和祠堂门前耍时,还会讨要赏钱,给的赏钱多,耍龙人就多耍两圈,并高声呐喊恭喜发财,反之就匆匆耍过,并用烧红的铁砂打向门前。热闹的场景一直要到下半夜方结束,而天灯却一直要燃到正月十六之后。”

建议结合仲权镇红色文化打造特色博物馆

仲权镇出现了以卢德铭、李仲权为代表的15位红色革命英雄。双石铺就是因李仲权的巨大影响,后改名为仲权镇。

“仲权镇所在的这条铁山古道,在三国时期曾是诸葛亮运兵的驿道。后来,因为铁山古道与所联系的南丝绸之路的经贸活动,沿线驿站逐渐发展为人口稠密的镇子,因而有了更多的寺庙宗教活动,延伸出彩灯等民俗文化活动。再到后来井盐经济文化的崛起,这条铁山古道一直见证着自贡彩灯文化、井盐文化的兴衰。”考察组相关负责人说,不仅如此,它还成为红色文化的见证者。

铁山古道上,为何会出现这么多红色革命英雄?考察组负责人认为,这并非偶然。“在那时,铁山古道是成都通宜宾到黔滇的陆路交通要道,大量信息都要从这条道路上来回传递。第二,当时辛亥革命荣县武装起义后,这条道路也是当年进攻的主线。铁山古道的革命氛围和历史,显然对沿途民众影响颇大。第三,作为自古以来的交通要道,各种丰富的资源积累、强悍民风的形成、地理位置的特殊,使得这条古道沿途英雄辈出。在特定的革命历史条件下,红色革命英雄人物的集中出现,也就不足为奇了。”

5月18日,20余名专家学者参加了在仲权镇举行的彩灯历史文化挖掘成果研讨会,不少人都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自贡市文广新局文物专家孙大志认为,应首先将发现的石碑进行就地保护,将其从南华宫取出、隔离,进行修复和保护,以便申报国家相关级别的文物。

中国盐文化研究中心主任、教授曾凡英也认为,这次发现的石碑文物和文化价值极高,是古盐道上的重大发现成果,应先采取措施进行保护。自贡市彩灯历史专家周宪认为,天灯最早产生于西汉时期的军事用途,作为军队使用的“信号灯”。而后,逐渐发展成为宗教民俗活动。

自贡市彩灯专家、灯彩集团总经理刘成认为,中国自贡彩灯小镇的打造需要灵魂,也要找准定位,需要塑造一个与中华彩灯大世界和荣县大佛文化灯会完全不同的彩灯会的模式。“天灯碑”的出现,为仲权镇将来打造中国自贡彩灯小镇提供了历史原点的支撑,是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发现。

曹念建议仲权镇设立系列陈列馆、博物馆群落,形成彩灯特色、红色文化、历史古道“三位一体”的特色小镇。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