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彩灯网

古稀工艺大师VS文艺女青年 你中意哪一款彩车?

华夏彩灯网 http://www.caideng888.com 2018-11-03 17:23 出处:网络 编辑:@华夏彩灯网
    《弄潮珠江》融合9省标志性建筑。     《佛山韵律》居今年巡游彩车之首。    传承与创新    “新一辈的艺人教我们用电脑画图

古稀工艺大师VS文艺女青年 你中意哪一款彩车?


    《弄潮珠江》融合9省标志性建筑。


古稀工艺大师VS文艺女青年 你中意哪一款彩车?


    《佛山韵律》居今年巡游彩车之首。


    传承与创新

    “新一辈的艺人教我们用电脑画图,我们就教他们一些传统技艺。”

    ———73岁的国家级非遗佛山彩灯项目省级代表性传承人陈棣桢

    “以前的彩灯电压是传统的220伏,我们改良成安全的24伏。”

    ——— 佛山彩灯市级非遗传承人黄宏宇

    10月28日晚上,禅城区祖庙路华灯初上,人潮在这个繁华的商业中心攒动。三辆崭新的彩车停在琼花大剧院的空地上,静静地亮起了灯。LED灯光透过彩色绢纱,投射出属于节日的璀璨光华。这些彩车的设计师的陈棣祯和邵瑞媚拿起手机,拍下了一张张照片。

    11月2日-3日,一年一度的佛山大型传统民俗活动———秋色巡游即将在祖庙历史文化街区举行,彩车将作为秋色中的“灯色”,穿插在43个巡游队伍中,成为观众们每年争相拍照的“明星”。

    而与往年不同,今年佛山特别向社会征集了6个不同主题的彩车设计方案,并最终由两家制作单位共同完成,彩车的设计师既有年过七旬的省级非遗大师,也有成长于民间艺术世家的中生代,更有首次为秋色“操刀”的“80后文艺女青年”。今年的6辆彩车呈现出更独特的气质,传统设计更为精致,同时也突出现代时尚的元素。

    展示

    彩车装嵌完成 试亮灯效果惊艳

    “这朵花的位置再挪高一点吧!”“这个灯笼的穗子要换个更大一些的。”

    10月28日下午,由佛山市传艺彩灯艺术有限公司设计的三辆彩车《佛山韵律》、《腾飞中华》、《弄潮珠江》,停放在琼花大剧院的空地上,工作人员正在设计师的指导下,有条不紊地把部分小构件固定在6米长、3米宽的彩车上,完成最后的安装程序。

    国家级非遗佛山彩灯项目省级代表性传承人、广东省工艺美术师陈棣桢正在现场指挥。每年都会为秋色巡游设计彩车的他,今年做出了《佛山韵律》,作为众彩车之首。彩车的造型是巨大的传统花灯,12盏小彩灯贯穿在车身四周,4条彩凤造型围成彩车四“角”,车顶上方设计了双龙戏珠的经典造型,传统中透着吉祥喜庆的寓意。

    另一边的两辆花车,风格截然不同:流线型的主体设计、镂空设计的唯美“彩球”、微缩版的“坊塔”、“广州塔”、“地铁”……一系列现代元素融入彩灯中,入夜开闸瞬间流光溢彩。“彩车亮灯后,效果很惊艳”,作为《腾飞中华》和《弄潮珠江》的设计者,邵瑞媚也忍不住赞叹自己的作品。这是她首次为秋色这样大型的民俗活动设计彩车。《腾飞中华》以展示佛山改革开放40年伟大成就为主题,以地铁线路作修饰,用坊塔、岭南镬耳屋等元素进行点缀;而《弄潮珠江》整体造型以律动的线条为设计基础,车头以佛山传统岭南古建筑瓦顶灰塑花纹为造型,彩车上还出现了广州塔、福建土楼、广西桂林山水等9个省区的代表性建筑,以高铁相联结,展现区域合作共同发展的主题。

    今年,佛山的秋色巡游共有6辆彩车,其中还包括了佛山市工艺美术大师、佛山彩灯市级非遗传承人、佛山市民间艺术大师黄宏宇带领的团队赶制的《扬帆起航》、《情连四海》、《活力佛山》三辆花车,分别展示的是佛山在粤港澳大湾区的发展,与友好城市的交流,以及佛山粤剧、武术、醒狮等文化符号。

    制作

    30多个工人赶制2个月

    佛山彩灯俗称“灯色”,已经有着700多年的历史,是岭南民间艺术的瑰宝。2008年,佛山彩灯被列为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成为佛山文化的一道靓丽风景。

    “我们从9月份就开始做设计了,从征稿设计到今天试亮灯,我们花了2个月,有30多位工人共同参与。”陈棣桢介绍说。

    而在黄宏宇的制作车间,除了承担3辆彩车的设计制作任务,还要制作一套秋色巡游中打头阵出场的大型“头牌灯”。光是这4个装起来高达3米的大型灯笼,他的团队就花了1个月。灯笼由铁线、支架、竹子和铁片等原材料扎作而成,采用偏深偏暗的颜色处理,凸显了复古的风格。

    从灯笼到彩车,彩灯扎作的艺人们需要经历非常繁复的步骤。彩车制作首先需要设计彩灯草图,但是彩灯的制作并没有所谓的参考图纸,只能依靠手作人丰富的想象力和制作经验。第二步是扎制骨架,用棉线或铁线等工具扎紧龙骨,把平面变成立体。紧接着就是扪布,有的彩灯以绸布为原材料,而纱灯则需要往上涂纱纸,晾干后再涂新的一层,反复3次,这一步骤成功与否将决定彩灯成品是否平滑完整。然后是上色,“上色是制作彩灯的一大难点”,黄宏宇说,“如何设计一个好的图案、如何调色、如何控制颜色的深浅均不简单,有时为达到效果还还需要多次上色。为使彩灯看起来更加精致,上光油也是不可缺少的步骤。最后就是装饰的步骤,为彩灯贴上金边、剪纸等图案。”

    碰撞

    三代彩车设计师的切磋

    出生于1945年的陈棣桢,已经和佛山彩灯结缘40多年。在他的回忆里,10多岁就进入佛山民间艺术社开始学习,从用竹蔑扎框架开始,继而学习扪布、上色,渐渐掌握设计技巧,独立完成一辆花车的整体设计和制作工艺流程,他经历了从小学徒到大师傅的成长阶段。

    而在广州美院修读工业设计的邵瑞媚,有着与陈棣桢截然不同的从业经历。毕业后,她从事过工业设计的工作,最终因为对彩车艺术很感兴趣,开始进入这个行当。她并不懂彩灯扎作技术,于是选择现代的审美角度,为传统彩灯找到新的展示方式。

    以《弄潮珠江》上的大型镂空彩球为例,过往的传统艺人会选择用绸布包裹着骨架,而在邵瑞媚的设计中,她用了足足10捆各100米长的LED灯带绕成一朵朵鲜花的形状,直接覆盖在骨架上,形成镂空的效果,更加具有现代美感。“每次做设计,我都要请教陈老师,看看一些新鲜的想法能否在彩灯上实现,能否做出效果。”邵瑞媚表示。而在陈棣祯看来,传统艺术必然需要更多新鲜的灵感和现代的审美:“新一辈的艺人教我们用电脑画图,我们就教他们一些传统技艺,大家互相指点学习。”

    而对于黄宏宇来说,他出生于艺术世家,外公杨焱是大学美术教授,母亲杨玉榕是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在灯色、剪纸、国画和雕刻等方面颇有研究,这样的成长背景,让他对传统彩灯有着深厚的感情。而谈及创新,他选择将彩灯做成福娃、尼莫、星座等各类造型。此外,他在技艺上还有更多尝试:“以前的彩灯电压是传统的220伏,我们改良成安全的24伏,就算是活动中灯光出现问题,我们也可以直接徒手修理。”黄宏宇表示技术的进步,不仅提高了安全性,也在保证亮灯时间的同时使活动进行得更加顺畅。


0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